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春色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晓薇的故事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14 00:00:38   

    大家都互相聊天,说笑,喝了很多,微有醉意。珊珊上厕所去,阿聪便靠过来,“晓薇,你有男朋友了吗?”

    “沒有。”我随意回答。

    “那就好,我很喜欢你呀!”

    “什么?”我还沒反应过来,他突然伸手握住我的乳房。我又惊又怒,便想骂他,不料他的手揉捏了几下,那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。我迟疑地望着他。其实阿聪的外貌体格都是比较好的,我望着他竟然无法责备,只是低声地说道:“你幹嘛?喝醉了吗?”

    “你好美,我实在忍不住了,你要叫就叫吧,我宁愿沒了珊珊,也要你,不过你一叫,珊珊会很伤心的,我是豁出去的了,你要怎么着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  他这招釜底抽薪实在令我沒办法。我推开他的手,说“你女朋友在,你就规矩点吧”。他一系列的动作却沒惊动大丙和小莫,因为他们坐在对面,有桌子隔着。而且PUB裏面吵得很,阿聪和我的对话都压低声音,所以他们看不见也听不到。

    他的手被我推开,却并沒有退缩的意思,反而伸手在我的腰裏探入,伸到外衣裏面,隔着胸罩握着我的乳房,肆意揉捏。

    这回要是把他的手拿开必须很大动作,我怕被大丙和小莫看到,只得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    他轻轻地托了托我的乳房,然后捏了几下,接着一面向上推一面摇动,又用手指饶着我的乳晕转圈,舒畅的陶醉感像涟漪一样向四周散开。我再不能抵抗,手臂垂下,不再推他的手。想不到只是乳房受了点进攻,我就投降了,真是沒用。当然,这不是完全我的责任,要知道阿聪虽不是很完美,也并非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,但却也是挺不错的男人,而我手术后这么多天完全是自己解决问题,我实在很想试一下被男人佔有的感觉。

    他知道已经佔有了我的心,手就更放肆了,竟然强行扯下我的胸罩来方便他自己!胸罩被拉到乳房的下沿。他的主攻物件当然是乳房的核心——乳头。

    一开始他两只手指夹住了我的乳头,用力的按了按,我再也忍不住了,“呀……”的一声。大丙和小莫连忙问我什么事,是否不舒服。我慌称脚碰到了桌子。

    阿聪的手一直在我的乳房上胡搞,弄得我上气不接下气,脸红耳热,幸亏大家都喝着酒,灯光幽暗,才沒被人看出端倪。

    这时,我的下体早已湿了,淫水从阴道裏汩汩流出。就在个时候,珊珊回来了,她可不知道她上厕所的短短几分钟一切已经改变了。

    我趁阿聪松手,连忙转身整理衣服,让胸罩重新掩盖着我的乳房。

    珊珊回来,阿聪不能得逞,他怕时机一去不復返,便提议回家。于是我们便出了门口。这时我淫水横流,两颗乳头雄纠纠的激凸起来,全身不听使唤地晃着,他们还说我酒量差,其实哪是这回事呢?只有我自己和阿聪心知肚明。

    阿聪对我是志在必得,当然不会放过送我回家的好机会。大丙曾提出由他“分担”一下,但很快被阿聪拒绝了。我被凉风吹了吹,理智回来了一点,便想答应大丙的要求,不料已被阿聪识破,伸手饶到背后,突然捏了我的屁股一下,我心内就像起了涟旖,鬼使神差的拒绝了大丙的好意。

    阿聪先把珊珊送回家,汽车驶到公园便停了下来。我有点奇怪,“怎么在这裏停下?”

    阿聪转过头来,脸露一丝笑容,眼神中略带狡狯。女人的直觉令我感到他不怀好意,心裏小鹿乱撞,不知是喜是怕。

    第十六集 野战旧同学

    阿聪把珊珊送回家后便把车开到公园,女人的直觉令我感到他不怀好意,心裏小鹿乱撞,不知是喜是怕。

    果然听他说道:“我想跟你试一下打野战,你愿意接受我的挑战么?”

    他竟然要我跟他打野炮?我听得心惊肉跳!!

    连以前当男人时算起,我从沒尝过野战,珊珊虽然挺浪荡,但也不敢来这么刺激的玩意。而如果从手术后算起,我连真正的做爱都沒试过,更別说野战了。

    第一次就来这么刺激的?我想都沒想过。

    我现在很想真正的来一次,阿聪的外貌和体型基本上符合我的标准,但是理智对我说不,因为他有了珊珊!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,我怎能拆散他们呢?

    “你这样做会很对不起珊珊的”

    “哈!都什么时代了?珊珊以前也不知跟多少男人做过了,我堂堂男子汉沒理由见到这种上等货色也错过的!”阿聪不以为意。

    “你这种人真的贪得无厌!”我对他有点鄙夷。

    “少跟我来这套,你自己也想做吧,你是对我有感觉的,我知道。”

    其实我对阿聪沒什么爱情上的感觉,只不过是他的男人魅力激起我的肉欲罢了。他见我沒有回答,信心大增,再次伸手来握住我的乳房,揉了几下,又在我的乳头上按了一下。

    “看,隔着衣服都感觉到你的乳头突起了,还说不想?別自欺欺人了。”便要拉我下车。

    事到临头,我还是有点迟疑。“不想野战,那就在这裏幹吧”便上前来脱我的衣服。

    我终于鼓起勇气,“要做就做刺激一点,我们到公园去!”

    他十分兴奋,吻了我一下。“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”

    我们拥抱着下了车子,他已忍不住张嘴吻住我的小嘴。

    “嗯嗯~~~~~~~~~”我的小嘴被吻住了。他的舌头有力的顶开我的牙齿,伸进我的嘴裏。

    刚才还是强有力的舌头变得十分柔软灵巧,不断触碰我的牙肉和舌头。而我却很掏气的用舌头躲避着。我们的舌头便在口腔内互相追逐着。

    我们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小公园的中心的草丛。一路上我们的嘴从未离开对方的嘴。我们拼命的吸吮着对方的唾液,而又把自己的唾液送到对方的嘴裏。

    到了可以掩护的大树下,他把我按倒在地,用力狂抓我的乳房,刚才在PUB裏的挑逗简直是不能比。一股欲望直逼我的大脑,我交叉双手拉起衣服越过头部,脱掉了圆领T恤,露出自豪的双峰,虽然还有两块遮丑布,但丝毫挡不住乳房应有的诱惑力。

    阿聪显然不能满足,伸手绕到我背后,解开扣子,拉掉乳罩。眼前一亮,两个饱满的肉球跳了出来。阿聪再也忍不住了,发狂似的又抓又捏,嘴裏喃喃的说道“好大的波,爽啊!”

    说得也是,36寸的E-CUP,哪个男人能抵得住这种诱惑?

    我双手抱着他的头,仰望星空,恣意地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。突然,我感到胸前一阵剧痛,忍不住“啊”的一声惨叫。原来这小子竟然咬我的乳头!但不要紧,痛感一下子便过去了,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快感,阿聪像小孩子那样含着我的乳头吮吸,弄得人家又痒又麻。

    他玩了我的乳房一会,开始注意到我的下体。他拉下我的裤链,解开皮带,使劲脱我的牛仔裤,我见他脱得吃力,稍微挺起来帮他脱了,这时,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三角裤而已……

    阿聪盯着我的阴阜,虽然隔着内裤,依然看得出黑影,而最要命的是有几条阴毛是遮不住的。看得他眼珠都突出那样子的。

    “你很淫贱呀,这么多阴毛!”

    “真奇怪,阴毛多和淫荡真的有关系吗?”我心想。

    阿聪扯下我的内裤,那条内裤显然已经湿透了。他鼻子凑过去闻了闻。

    “別这样了,很难闻的。”

    “不,你的内裤很香”,他还伸出舌头舔了舔我内裤上遗下的液体。

    我双腿併拢着,毕竟第一次把私处暴露给別的男人看,有点害羞,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老同学。院长是制造我整个身体的人,不作数。

    阿聪当然不满足我这个姿势,伸手拉开我的大腿,让我两条大腿呈八字型。这时我的私处完全地暴露在他的眼前,我羞得闭上眼睛。

    他把头钻进我的胯下,深唿吸,闻着私处所散发出的女人香。他伸手拨开我的大阴唇,敏感的我马上“哦……”的一声。

    我受了刺激,自然地要拨开他的手,但无济于事。反过来却被他捏住了我的阴核,这一下可不得了,我的腰部不自主的向上一挺。“呀……”。我喉际流露一声娇喘……

    阿聪凑上嘴去,吻着我的阴户,灵活的舌头拼命地舔我的阴核,转了一圈又一圈,在他的玩弄下,我的阴核涨起来了……

    “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”我突然尖叫,身体不由自主地大力的扭动了一下。原来阿聪的舌头竟然绕到我的阴媂后面的一个小孔,那可是非常敏感的尿道口啊!!

    “不要……別……这样,你舔得我很想尿尿哦……”,阿聪懒得理我,舌头继续向我的尿道口进攻,在尿道口的表面不断地舔。这时,我雪白平坦的小腹如波浪般起伏,这是因为尿道口深受刺激,她全身有如被电到般的快感快速游走。

    阿聪将自己的舌头缩成一个小卷,使劲的往我的尿道裏塞去。那小小的孔怎么受得起这种刺激,我疯狂的大“哦……我要尿出来了……”话音未落,一股淡黄色的尿液就从我的尿道口涌了出来,正好流进阿聪的嘴裏。

    “聪……”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好。

    “爽!我们来真的!”。他把我的两条大腿弄成M型,接着脱下裤子,露出粗大的阴茎。“原来阿聪的也不比我以前的短呀。”

    他向前一挺,阴茎便插入我的阴户内。

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我第一次被男人的阳根捅入,原来是这种感觉,满满的,很充实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由于我的阴道内早已湿润,他的阴茎插起来便轻松多了,他一用了,阴茎便到了阴道内二分之一变窄的位置,这就是院长为我精心制造的名器了。

    阿聪当然不知道那么多,他只感到前方突然变窄,但却还有可进入的馀地。于是,他便用上更大的力气勐捅我的阴户,龟头撞击着我的阴道,我爽得抱住他不停乱叫。

    “不要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喔喔喔……好小子……呢……嗯嗯嗯嗯……喔喔喔喔……嘶……啊啊啊”

    他的腰拼命向前挺,阴茎又陷阱了一大截,显然已经插入了更裏面了。突如其来的被撑开,痛得我惨叫一声。

    这时,他的阴茎已经举步为艰,难以前进,因为他到了我的阴道内后二分之一的位置,而且吃痛的我紧张得收缩阴道的肌肉,就像忍尿一样。

    他只感到暖暖的,温润的肌肉包裹着他的阴茎,再加上耳边听着我浪荡的叫声,再也忍不住了,颤抖了几下,在我的阴户内射精……

    院长走了过来,竟在我面前跪下。我被他这一举动弄得有点慌乱。他把我的一双手握在手心裏,看着我的眼睛说:“你真的很迷人,你让我疯狂了,怎么办?”

  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索性头別在一边,以默许的方式告诉他。院长是聪明的,知道我是答应了。他慢慢往上抚摸我的玉臂,我那像丝缎一样的皮肤手感很好,院长轻轻的抚摸,很是爱不释手。我受到这样的抚摸,加上紧张的心理使我开始感到有点唿吸困难。

    他两手慢慢把我的短裙往上翻开,终于见到他日思夜那条的窄窄的丁字裤,依然是那么洁白,细细的布条此刻深深地陷入了我的阴肉裏面,他双手把玩着我那优美丰满的臀部,并来回在美丽的大腿上摩挲,阵阵迷人的肉感从他手心传至脑海,我陶醉着,享受着院长抚摸我的屁股。

    院长一边摸我的屁股,同时把头深深埋入我的两腿之间,贪婪地嗅着诱人的肉香,还有从阴部隐隐发出的女人骚味,他伸出舌头疯狂地舔着陷入阴肉裏的丁字裤和两边的嫩滑阴唇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”我呻吟着,忍不住把两条大腿张得开开的来迎接他的洗礼,他轻轻拉动着细布条,让丁字裤更深地陷入我的阴户,粉红的嫩肉也在随着上下翻动,“呀……嗯啊……哟……”我仰起头闭着眼呻吟得更厉害了,淫水渐渐从美丽的小蜜穴裏渗出淹沒浸湿了小布条。

    院长如饥似渴地吸舔着晶莹的蜜汁,怒勃的阳具已经不安份地从短裤的一只裤管裏探出头来,在一起一伏地试图寻找那迷人的秘洞,我发觉了这露出的男人象徵,很自然地伸出手轻轻拿住它,熟练地来回把玩,阳具在我的兰花小手裏变得更坚硬了。

    这么一来,院长更是激动,他把我平放在长椅上,抖索着褪下我的碎花连衣超短裙,拿下乳罩,然后慢慢拉下白色的丁字裤,一条细白的丝液在空中拉长成一条弧缐。他伏上去紧紧地吻着我的樱唇,强有力的舌头顶开我的牙齿,拼命吸取甜蜜的津液,彼此的舌头在缠绕,在交战。女人对接吻是十分受用的,此刻,我全身都骚软了。

    院长一边和我接吻,一边腾出两手肆意地玩弄我那对迷人的乳房,这对硕大的乳房也是院长的杰作,现在他要玩,我怎能拒绝?当然我也不想拒绝。院长的双手紧张得颤抖着,却同时也是熟练的,有力的。他只是在抓捏我的乳房,乳头已经不甘寂寞地激突起来了。院长见了,自然不会错过,灵活有劲的舌头放弃了我的嘴转攻我那两伙樱红的乳头。乳头是我身体的敏感带,哪受得住这刚柔并济的攻击?下阴立刻洪水氾漤。

    乳头被舔,两腿同时在下面不安地扭动,院长感觉到了,便又放弃我的乳房,满满地把生着浓密的阴毛的美丽肉穴含在口裏,让大小阴唇在他的口裏任凭舌头撩得上下翻腾,我在他的刺激下不断“啊,啊”地叫着,两只美腿举得高高的成一个V字。

    他抚摸着我美丽的大腿,看着那一张一合的美穴,不禁把我翻过来让我跪在长椅上,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,等待已久的粗大阳具寻找到蜜穴口,龟头象犁田一样把湿润的阴唇翻弄着,我扭过头来喘着气说:“轻轻的,啊,轻轻的进去。”他点点头,也不搭话,两个拇指按着她那两瓣粉嫩的阴唇慢慢向两旁扳开,我立即“噢 ”的一声,然后他的腰微微一挺,硕大的红龟头率先闯入紧窄的小穴口。

    “啊……”我在喉头裏长长地挤自出声音。

    院长再用劲,又进了一截。他扶着我那丰满的屁股,在淫液的伴和下,慢慢将肉棍一段一段地送进我的小穴裏,虽然我久经人道,但阴道还是非常紧窄,阳具被包裹得紧紧的,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挤逼感。他又慢慢把阳具拉出,再推进,如此往返,只见阴茎都被我的淫水弄湿了,抽插也开始顺畅,他加快了速度,肉体撞击的 “啪、啪”之声在寂静的屋子裏回荡。我被这样的冲击刺激得闭着眼,把头埝在院长的手臂上喘气,雪白的屁股更加高高翘起,贪婪地追逐阳具所带来的快感。

    院长抱着这日思夜想的美臀,把这几天来烦恼的事情抛诸脑后,盡情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我的小洞裏进进出出,粉红色的臀沟两边是肥美雪白的两块臀肉,他一边抽插,一边拍打在我屁股的嫩肉上,发出“啪!啪!”声响,这种拍打女人臀肉的声音似乎很能刺激院长的性神经。

    对于性,院长是老手了,但控制力实在不如年轻人,他不想让射精太快发生,要好好享受我这人间美食,于是停顿了抽插,把身靠前压在我的背上,双手往前捞住我那垂着的两个乳房,盈握在手,肆意把玩,轻轻的问:“舒服吗?”我闭着眼,点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他看见我享受,十分高兴。

    他挺起身来,又开始慢慢抽送,同时把一跟拇指按在我的屁眼上打圈揉搓,屁眼当然是我强烈的性感带之一,受到这样的刺激不禁“哟……”地呻吟起来,同时屁股不自觉地扭了几扭。

    这时,阳具由于长时间插在阴道内,每抽插一次都从我的阴穴裏发出象放屁的“勃,勃”声响,这是阴道内的气体被压缩所致,只有阴道紧窄的女性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。

    他的大拇指在我的屁眼陷进了一节,阳具在叭叭声中开始加快抽插。他的高潮开始来临,阴茎膨胀得很厉害。而我也被刺激得不断忘情地扭动我的肉臀,阳具在我的屁股的扭动下刺激感更加强烈,他扶着我的屁股让阳具加快了速度和深度,每一次挺到收窄的位置都听见我“啊”的大叫一下,阴肉也随之收缩一下。

    院长知道我这小女子给他弄出淫性了,便更加用力抽插。同时不断向前抚摸把玩我的乳房,揉乳头,我给他这样一弄更加不得了,大声地呻吟,不断把头扭来扭去,头髮随风飘起,阴道更加收缩得厉害,我一把抓过旁边的裙子咬在嘴裏,不让自己发出更大的声音,两只脚也因为高度刺激而微微向后弯起。

    看见我已经在高潮临界点,院长连续狠狠地在我的阴穴顶插了十来下,直把我插得嗷嗷乱叫,最后让大阳具紧紧抵住我的小穴口,把一股股浓精盡情舒畅地灌入她那紧窄的蜜穴裏。

    狂风暴雨般的高潮过后,我无力地趴倒在长椅上,他也压在我的玉背上,射精了的阳具还留在我的小穴裏面,一点一点地往外滑,他贪婪地紧紧贴着我的肥美屁股,尽量不让阳具那么快滑出来,同时用舌头轻轻舔着我那满是汗水的玉背,此时咸咸的香汗犹如甘露一样滋润着他的喉咙,我半眯着眼在喘息着享受这性欲发洩后的馀韵,小嘴微张着,呵气如兰。他便把他的中指慢慢伸进我的小嘴裏,我马上像婴儿一样显得很贪婪地吸吮起来,温热的感觉包裹着他的手指,小舌头在裏面缓缓卷弄着。

    头顶上的吊扇还在徐徐转着;茶几上还是那几个空啤酒罐;两个裸体洁白的男女重叠着俯卧在长椅上;斜阳暖暖地照在这两具高潮过后归于平静的肉体上,肉体上似乎还升腾出阵阵热气,发出金黄色的亮光。

    我们就那么懒懒地躺卧着,依依不捨地感受那肌肤接触带来的快感,他的阳具已经从我的阴穴裏滑落,精液从密缝裏慢慢流出,我们都不想去理它,就让那粘煳的液体把我们两个人粘在一起吧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