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家庭乱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我在英国的性事

    发布时间:2020-11-11 00:01:06   

    我是一个孤儿,但却从来不感到孤单。我是一个纯血的中国孩子,但却在英国的一个小城镇里长大,也在伦敦呆过零零碎碎的一年。

    这个夏日的一个晚上,容格太太把最后的碗碟放进靠近地面的消毒碗柜,拍了拍手说,「出去走走怎么样?」容格先生站起来太太一口,说「荣幸之至。」

    妹妹和我看了都太惜曰:「你们甜蜜去吧。我们在这看电视什么的。」「你们先睡吧,別等了……」

    他们唰的一声就走了。只剩下我和妹妹了。妹妹今天晚上穿着一条短短的牛仔裙,粉白色的底裤隐隐约约的,我一直认为她是我妹妹,所以沒有多大的想法。

    妹妹在他们把门关上之后,通过百叶窗看这他们离去的身影呵呵地笑了。「是呀,他们相处地真幸福不是吗?」我换着台,对正往我这走来的妹妹说。

    她先是把灯关地暗了点,然后缓缓向我走来朝着我坐在我大腿上,搂着我,说:「我们今晚……也可以很幸福呀。」「原来你笑这个呀。」我回答说,心里扑通扑通地,「你想我主动么。」我以为她开玩笑,所以也和她开玩笑。「随你便。」她害羞地低下头。

    我于是就不客气了,解下她的牛仔裙,只剩下那条薄薄的底裤。她自己也忙着吧衣服脱下来,展示着她那刚刚发育的小乳头。我连连揉着,然后用舌间轻轻地触碰,之后又把它们一个一个地含进嘴里。她故意把头发弄乱,显出一幅很风骚的样子。我不知道我这是在干什么,在强奸我妹妹么?不是的,是她指使我的,那个小妖精。我把着她的腰使她平躺在柔软的沙发上,她的小乳房此刻也因我不断的刺激而挺立了起来,盡管她躺着。我还用手指按着它们,或想盡一切办法刺激着妹妹,给她带来快感。我们就这样玩了好久。

    我的下体顶着我的裤子十分的难受,但我一直警告自己不能越界。

    点呀,哥!玩其他的吧。「妹妹趟在那,抬起头跟我说。」不行,那是绝对不行的。给妈妈发现了……「」她不可能知道的。「妹妹挑起来,光着上身,跑到储藏室里,一会儿拿了一片药回来,说:」看了日期,还早呢?」」什么意思?」」

    这是避孕药,所以沒事的?我说,我还要玩。「我想了想,摸了摸下面,说:「好吧,但我们到房间里去吧,要不他们回来发现就太容易了。

    妹妹收拾了一下残局,跑上房间摆好了阵势等我上来。房间只亮了一盏小灯,菊黄色的那种,把妹妹莱丽科丝的身曲照地格外诱人。我吻了吻妹妹,那样深情地吻着,然后慢慢把她按在床上,依然玩弄着她那对小乳头。我反復抹着她脖子,然后缓缓地往下移,穿过乳沟,跳过肚脐,弹过小腹……突然停止了,我在制造气氛这方面还是很有技巧的。我低下头,隔着那底裤闻着她下体的味道,一种处女的芬芳,我用鼻子顶着,想把小沟沟分开,但莱丽科丝缩了一下,轻轻地叫唤了一下,我停止了。那似乎更激发了我的兽性,我进攻的速度快了起来。我快速地措动着她的大腿内侧,把两跟手指从大腿的最深处伸了进去,但保持不碰到小穴。随后把她底裤撩开,她用腿撑着床,抬起了下肢,配合着我。

    不一会儿,莱丽科丝便一丝不挂了。我更兴奋了,失敬地揉着她,她也很高兴,说:「蒂莫格,你也脱掉呀!」我才发现自己还是严严实实的。我跳下床,以最快速度脱光了全身的衣服。我的阴茎看到了他的爱人更是特別粗壮。

    妹妹正准备爬起,我说不必了,便自动的把它送到妹妹嘴边。妹妹看到了下了一跳,但还是欣然的接受了,抓着它的根部,整个的放了进去。她吸吮着,就像喝着夏日的柠檬果汁一样,唯一不同地就是她把它夹地很紧。口中潮湿的气息增强了我的欲望,一种想把精液射出来的欲望。但我还是忍住了。「好了么?你吃了药了吧?」我问到。「恩,搞完再吃也可以的。」「哦,是吗?」我对着莱丽科丝笑着,她也笑着。「那我来了。」我把沾着唾液的阴茎在她零落的阴毛上蹭着,然后用手把她大腿张开,把它径直塞了进去。妹妹使劲抓着床单,「还好么,莱……」我怕弄伤了她。「沒事,但先让它这样,呆在那里。」她回答,声音有点怪。「现在再试试吧。」我把它盯在最深处,然后来回戳着。那个姿势对我来说不大舒服,于是我让妹妹躺在我身上,我也躺着。被压着的感觉更爽,好像两个人完全合在了一起。但她可能要累一点,上下地做着功。「现在还疼么?」

    「不疼了,现在好舒服呢?」

    「来,我们换种姿势吧!」我教妹妹把屁股高高跷起,好让向往已久打的我好好看个清楚。刚才龟头稍稍吐出的一些液体被我曾在她的嫩嫩的屁股上。妹妹由于刚才过度激烈而喘着粗气,我光着身子打开一条门缝,发现父母那有些说话声,或是我听觉出错了吧!但为了安全,我跟妹妹说:「今天恐怕只能这样了,我怕他们醒来,那怎么解释呀!」妹妹点点头,然后轻声喊我过来一下。「什么事?」我耐心地问到。她坐在那里,而我站着,弟弟好像「遥指杏花春」一般地立着。妹妹腑下身,二话不说地把我整条弟弟吞进嘴里,舌尖挤入我的龟头缝,然左左后来回地搞,真是舒服极了,弟弟被她的进攻搞得像触电一样,颤动着,妹妹好是高兴,我的理智却起了作用,「算了…。妹!別,改天,明儿他们上班,我们再…」沒等我说完,妹妹就露出一脸坏笑,又躺回床上,我说:「好吧,大腿打开,我帮你清理一下。」她很听话,照做了,然后我舔着有点腥的小穴,再用嘴巴深深地吸了一下,亲了她的脸,抚着她的发走了。

    进了我的房间,息了灯,看着我装饰的繁星点点的屋顶,想起了隔壁班上喜欢了很久的女孩,想着她静静地让你看,然后跪下来帮你口交,或是刚刚沐浴出来水珠从乳尖滑向她柔软的私处。平时我是不对喜欢的人有任何非分之想的,可是今晚发生的事,让我很期待。但另一方面我并不让然人家以为我是那种不正经的男生,只是出于好奇,或是青春期的缘故吧。我现在刚上初三,妹妹已经初二了,但比我小两岁,我快一米七,她快一米六。她稍微瘦一点但身材还是很好。

    想着想着,闭上了眼睛,睁开的时候,已经是快中午了。

    阳光从窗户射进来,有些被花园中的花群挡着了,我把帘子完全扯开,一下就望见了蔚蓝的大海,海水倒映着伪装的跟它相似的天,今天沒有云,至少看得见的范围沒有。父母是早就上班去了,总觉得还要做什么一样。我走过廊子,那是多么好的廊子呀,有点法国风味,颇似宫廷里的那种。廊子的顶部爬着带黄花的三叶草,远远看去像瓜棚。小的时候经常和妹妹一起在这里吹风,讲故事。我和妹妹感情很深,她长得也恨漂亮,蓝色的眼睛,棕色柔顺的头发,也非常聪明,班上大半男孩多少对她有点意思,有次她竟然跑回家对我说「我的同学说,如果我沒哥哥那多好。」我显然不解,她又说。「因为那样他就可以来我们家。」

    「她现在就可以来嘛,怕我?」「不是她,而是他!他说他想上我。」他高傲而又稚嫩地说。我倒是吃了不少惊,妹妹竟然什么都知道呀,看这是什么个社会!

    真让人气氛。但我骂社会还不如骂自己,但那样也沒用,这算是青春期的通病嘛!

    我在次享受着微风的赠与,然后走近走廊通向的另一边,那边是接待厅,我在那里的洗手间刷洗,然后出来用膳。我见妹妹还沒出来,就走回休息室,轻轻敲响了妹妹的门,可沒反应。推开发现不在,于是想起她去学舞蹈了,这时应该回到了吧,我又回到接待室,从烤炉里端出两份三明治,然后开了火,用橄榄油煎了两个蛋,到刚刚起焦的样子,息了火,在餐桌上吃了起来。院子的门有被拉开的声音,我猜想应该是妹妹回来了。果然是这样的,妹妹进了接待室,看我正吃着蛋,问:「自己煎的吗?」「那当然,你哥还沒女朋友呢!怎么样,吃过了吗,宝贝,还有一个三明治呢。」

    「不啦,早就吃过了,睡觉猪!我到过你房间,见你睡得很死,活该,谁叫你昨晚那么用劲的,今天沒力气玩了吧!」噢,我这才想起我昨天和妹妹美好的一晚。「过来!」我招唿妹妹道。她今天把头发全盘了起来,只是一些不听话的散了下来,加上她紧紧的舞蹈衣,让疲惫的我有了冲动。「悄悄你,满身汗,洗个澡去!」「好好好…」走过了走廊。我把吃完剩下的碟子放在一边,准备行动了!我捏手捏脚的拧开了浴室的门,见妹妹又裸着身子泡在大大的浴缸里。「我就知道你会来!色鬼!」「你好意思说,色女!」

    妹妹把长长的小天窗打开了,阳光似乎见到突破口很高兴,笼罩着整个浴室。

    「秋天还开个天窗呀,冷死了!」「下来就不冷嘛!」妹妹提了个很好的建议,我迅速脱光了衣服,确实感到很舒服,那种冷热兼得的感觉。但我心思却不在里头,而在妹妹身上,「来,我们继续!」妹妹整个人浸入水中,搜寻着我的武器,像个水怪一样的突然抓住了它,在水中来回玩弄,然后又感觉到好像它被放进了妹妹的口中,不是好像,是,就是那样!我的武器挺起,在妹妹反復的玩弄下变得十分的壮大,妹妹把头露出水面,我也稍微把身子挺直,坐在底不平的浴池最高处,让武器露出来。妹妹见了很兴奋,头发是散下来的,「哇!」「干嘛!你昨晚不是见过了吗?」妹妹坐在水中揉着自己的下面。「来吧,等久了吧!」

    「恩。但沒看清。」妹妹又是二话不说地游过来,咬住了它。

    这次她吮得十分用劲。「妹,你是什么时候…知道这些的。」「两年前吧,但意识很浅薄,直到现在也是这样,所以,你要帮帮我。」「如果这样下去,你会怀孕的。」「沒事,我到现在还沒那个呢,反正我们又不是亲兄妹,我是说,虽然我们沒有血缘关系,但我们感情比谁都深。是不是?」「那就来吧!」我露出坏笑,宣布战争开始!我把她托到浅水的地方,让她躺下,脚撑着浴池两边。

    扒开她的小肉洞(其实也不小),把手指在旁边戳了戳,她忍不住了,忙喊我快点进去。可我才不理会她那么多,我就是要让她不能一下子得到所有,要不等她重新得到理智时会感到很沒意思的,所以前戏得多做!我把她私处的肉往外翻,然后用嘴巴戏着,时不时把舌间往里探。搞得她连说「痒、痒,哦…舒服,快点……我要棒!」我又去抓她的小乳房,那是个发育均匀的乳房,索然不算大,但已够满足我了。我舔着,挤着,但左手还在戳动她的私处,使她得到双重快感,她也迎合着我上起下浮,也许是受力不均的原因吧!我毫不犹豫地吞着两个桔子大小的乳房,它们不顺从地在我嘴中颤动、挣扎,吐出来的时候还有唾液,然后我还按按她乳头,令她发出被征服的声音。我看她的目光是越来越想来正式的了,于是把充满能量和热血的弟弟在阴道中外部刺激着她,同时,我自己也受着不小的刺激,有占据更多的欲望。

    「快!」妹妹又哀求到。「好吧,这就…」我先把龟头塞入,妹妹的好紧呀,随后主干再进去,来,用力!!妹妹的里面发着热,虽然狠紧但却很软,我把进去将近一半的弟弟缩回二分之一,然后进去,在出来,然后尝试三分之二、四分之三,再然后,整个!到里面的时候,妹妹已经把泪忍了很久,但可以看出她也是很情愿的,叫我不许停!然后我把预热好的弟弟拔出来,叫妹妹摆出昨天的姿势,即屁股翘起,我同时看见了分红色的屁眼和阴唇,让我更是兴奋,急忙往屁眼送去,谁知那里更是紧得厉害,可是妹妹不再喊,我想可能那里不疼吧!我用一手撑着腰,另一手抬着弟弟,也帮忙撞击妹妹的小穴。妹妹一点沒有累的样子,我让他擦好身子,到我房间来。

    之后,妹妹整个人又展示给我了,我像个饿狼一样,压着妹妹,然后调整弟弟的位置,准备进攻!我吻着妹妹,任凭下体如何激烈的狂欢着,然后迅速改变队型,「我下她上」,教她坐在我身上,上下振动。我看到妹妹的下体开始涨红,意味着高潮快到了吧,也不知道她有沒那玩意儿,反正我已经感到她开始分泌热热的水了,还是粘粘的那种!我也坐起身来,扶助她往两边拉伸的大腿,也许是她学舞蹈的缘故,她的大腿之间可张的很开。这也方便我的活动,我再次使出全劲,大力地抽拔抽拔,妹妹无力地呻吟着。

    我使出浑身解数,终于感到一动,我见过最混浊最稠密的精液大量的射进了妹妹的阴部,随着它的润滑再深入了一次,最后就软了下去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